孝感70多岁的龙汉先生给本报来电

记者几经周折,打听到买山公司位于武昌中山路凤凰大厦。4月30日,记者找到买山公司,发现是武昌物业经营发展总公司,而非上述两公司。

陈昌多次上过双峰山,对山的损坏深表痛惜。他希望有关部门能对双峰山被毁损的山体进行修复。

道长还说,双峰山历史上有过一些建筑,但现在只剩“侯爷亭”了。“侯爷”叫侯永德,晚清湘军将领,曾跟左宗棠去新疆平过叛,后入长春观任住持。任道长带记者钻林寻找侯爷亭,找到后记者才发现,“侯爷亭”竟然是4月20日记者见过的那个“破亭”。那几个身份不明的青年还在那儿生火做饭,道长喊:“你们怎么在这里生火?这是侯爷亭啊!”

4月20日,记者登上这座“无名山”。山的东侧已被挖破,上半部岩石裸露。山脚有个“坑”,布满杂草和垃圾。记者采访时,有四五个行人走到坑边小便。

龙老说他1948年在长春观住过半年。当时那座山上郁郁葱葱,长春观有个道长常去山上练武,常常“几个健步窜到树上”去打拳。那情景给龙老的少年时代留下了美好的回忆。但前不久他游长春观时,发现那座山被挖得残破不堪。

吴诚真说,“破山”与长春观浑为一体。无论从建设山水园林城的角度,还是从保护文物的角度,都不该挖它。有的城市为建山水园林城,投入巨资建假山,武汉有这座蕴含丰富历史的山,为什么要挖呢?

当初盲目施工,后被紧急喊停,如今不能开发,却也无法转卖

4月28日,武昌区旅游局一负责人对记者明确答复,双峰山不能挖,政府发现有人挖山后,立即制止了。目前武昌区政府对此高度重视,正积极协调,寻求善后办法。

山上睡着两个乞丐样的人,山顶荆棘丛中正冒着青烟,记者寻烟钻入荆棘丛,发现里面藏着个破亭子。亭子里有5名20来岁的小青年,有一个染着黄发,看上去都很健壮,正烧火做饭。记者问他们是干什么的,他们目光阴冷,说是“打工的”。

烫手山芋:饱受折腾一座山

该公司曾与长春观协商,想以800万到1000万元价格将此地转卖给长春观,但长春观拿不出这笔巨额的“转让费”。

策划:楚天都市席记者张欧亚 采写:都市报记者 龚升平

据了解,武汉目前对中心城区和国家级开发区内的自然山体实行分级保护(分为一、二级),武汉现有一级山体32个,二级山体10个。与双峰山相连的蛇山是一级山体。

双峰山目前究竟为“谁家”所有?是谁在此“开山”?据介绍,双峰山建国初被划给省卫生系统,卫生系统后将使用权给了省口腔医院。10多年前,长春观将此山紧靠长春观的西侧部分买下,东侧部分长春观没钱买。武昌某公司将它买下。

孟宗在此哭竹,李白在此吟诗,朱熹在此游历,侯爷在此羽化

谭先生说,该地既无法转让,又不能开发,成了一块“烫手山芋”。

近日,经孝感一位热爱武汉的老先生提醒,记者对此作了为期一周的采访。

垃圾秽物遍地,各色人等栖身,正遭肆意破坏,安全隐患重重

专家呼吁:城市文脉一座山政府高度重视,正在积极协调,各方献计献策,寻求善后办法

记者踏访:残破不堪一座山

任宗权陪记者爬上双峰山。走到前文提及的那个“坑”时,道长说:这就是孟宗哭竹的地方。上到山顶,道长指着一片挖土机挖掘过的地方说,这是朱熹游过的地方。他掏出《江夏志·鄂州社稷坛记》的文章复印件,上载:“(朱熹)行视得城东黄鹤山”。道长说,黄鹤山就是双峰山,可见朱熹来过。

龙老说的那座山,武汉人坐公汽从大东门过,每天都能看到。已被挖几年了,早不是新闻了,但老人的话唤起记者的职业嗅觉。这座我们熟视无睹的山叫什么名?何时被挖的?为什么挖?

吴住持介绍,南宋末年,蒙古兵入侵中原,一路烧杀掳掠,为救黎民于水火,全真道龙门派创始人邱处机不畏生死,北上面见成吉思汗,宣讲治国之道。成吉思汗听了邱处机“以敬天爱民为本”的规劝后,心有所悟,拜邱处机为国师,下令各路蒙军停止屠城,江夏郡(今武汉市)百姓因此幸免于难。后为纪念邱处机,全真道弟子在蛇山尾部建起以“邱祖”道号命名的长春观。当时,那座“破山”是长春观的一部分,有这座山作“靠山”,长春观宫殿才显得更加巍峨。长春观能跻身我国“十方丛林”之列,1983年被国务院列为全国重点宫观,“破山”功不可没。

“长春观外那座山怎么被挖成那样了?”4月中旬,孝感70多岁的龙汉先生给本报来电。

长春观住持、武汉市政协委员吴诚真告诉记者,那座山是蛇山的余脉。

采访中,记者很想得知有关部门的“意见”。

在位于武昌的长春观旁有座山,看上去又脏又破,但在历史上却大名鼎鼎,三国孝子孟宗在此哭过竹,唐代诗人李白在此吟过诗,宋代学者朱熹曾来此游历。遗憾的是,这座名山,人们多不知它叫什么名字;7年前被人挖破,直至今日,它依然身处一个尴尬处境……

武汉曾是“百湖之市”,因有人非法填湖,今仅剩湖泊27个;那么山呢?

该公司规划科谭先生说,他们是一家国有房地产开发公司,1992年看上双峰山东段,花350余万元从省口腔医院手中买下,并到规划部门办了“批租合同”。

以为“红线图”很快能拿到,该公司1997年开始动工,挖了双峰山的一角。被一位人大代表路过发现,向武汉一位副市长反映了,经副市长批示,规划部门停止给该公司办“红线图”,并规定,开发此地,楼层不得超过4层。而建4层楼根本无利可图,该公司便停止了挖山。

任道长说,长春观建于元代,双峰山的史载则早于长春观。唐代诗人李白、宋代学者朱熹都曾来过。二十四孝之一的孟宗哭竹,就发生在双峰山上。

4月26日上午,经吴诚真推荐,记者找到对“破山”有专门研究的道长任宗权。任道长向记者出示他发表在《中国道教》上的一篇文章,说这山原名双峰山,又称黄鹄山(也称黄鹤山)。明代楚昭王朱桢过生日,到长春观为其父朱元璋祈寿,取长春观“长春”字,改此山为长春山。

记者下山采访附近居民,他们说:这山原是一道风景,现在成了破山,山上住有乞丐、身份不明的人,垃圾随处可见。一到夏天,吹来的风都有异味。

据了解,武汉市政府1999年12月颁布的《武汉市保护城市自然山体湖泊办法》第六条规定:“严禁在自然山体……占山伐木、开山取石……倾倒、堆放……废弃物……”第八条规定:“对未经批准占用自然山体……的单位和个人,由城市规划、土地行政管理部门依法责令其退还所占山体……恢复山体……拆除违法建筑物……并按有关法规予以处罚。”

电话打到武昌区国土资源局,工作人员说,主干道200米以内的国土规划归市局管。记者赶到武汉市局,工作人员称负责人不在,记者留下采访提纲,回去等消息。但后来两次联系,一直没找到负责人。

为探寻“破山”的来头,4月20日至26日,记者3次踏访长春观。

武汉市园林局原总工程师陈昌说,相对西方的园林文化,中华文化属山水文化,乐山喜水已溶入我们民族的精神。每个城市都有其独特的“文脉”,保护山水就是保护武汉的文脉。

道长破译:风光千古一座山

武汉市民族宗教委员会二处负责人称,根据《文物法》,在文物保护单位周边50米内建工程,不得破坏文物的历史风貌。获悉双峰山被挖后,他们提请有关部门制止挖山,称如在此建房,一要与长春观的建筑风格一致,二要限制楼高。

记者拨114没查到武昌某公司的电话,上网查询发现该公司2001年改制了,更名为武汉某公司。今年4月26日,记者赶到该公司,公司负责人称,他们在长春观附近无任何项目。

宋代朱熹游历处,如今满目疮痍

省社科院冯桂林教授说,从城市社会学角度看,城市化与天然美并不对立,城市发展应有可持续性,湖泊和自然山体都不可再生。冯教授说,每次路过大东门,见双峰山被挖得乱七八糟,心里非常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