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方协商不欢而散

据记者了解,这家博康医院其前身只是一个门诊部,2004年6月8日,经株洲市卫生局批准改名为株洲博康医院,2006年9月29日正式更名为株洲市荷塘区红十字会博康医院。而该院谢院长和业务院长何院长是一对夫妻,也是该院的最大股东。目前,该医院已经恢复营业近一个月,但生意依旧冷清,门可罗雀。

上午9点多,肖庆芳被推进三楼的手术室,10点20分,手术室护士出来通报:“生下一健康男婴,母子平安。你们可以进来看一眼产妇。”听此,曾毅和同来的姨姐肖燕顿时喜上眉梢,跟着护士往里走去。不料,刚走到第三道手术门前,却听到一个严厉的声音:“先不要进来,赶紧缴费1000元,要输血。”见是主刀医生谢院长发话,曾毅立刻转身奔出去缴费。钱交了,可血却迟迟不来,直至11点40分,血浆终于被送入手术室。中午12点,护士从手术室出来通知:“你妻子大出血不止,需要切除子宫。赶快再交2万元输血费!”

医院院长拒绝回答

这时,已在失血中丧失了大量凝血因子的肖庆芳,子宫已经变成大量出血的器官,切除子宫已势在必行。尽管医务人员用了结扎止血、按摩止血、压迫止血三种止血办法,但都无能为力。下午2点40分左右,肖庆芳已“失血性休克”,非常危险。

7月12日,在曾毅的强烈请求下,记者专门前往株洲市荷塘区红十字会博康医院,采访了该院部分知情人员,试图还原当天发生的事情——

白衣天使手术室离奇蒸发

交完费,曾毅回到手术室门前继续等待,只听修理工说“手术仪器坏了”。“这和妻子有关系吗?”曾毅怔了怔,没敢多想。他期望老婆能坚持到下午2点40分。突然一个紧急的声音传来:“病危通知单,快到何院长办公室签字!”曾毅顿时双腿有些颤抖,不知是怎么走去的:看了看何院长桌上的病危通知单,曾毅气愤之极:“我说要转院,你们不听,我不签字!”扭头就走。

由于博康医院不具备自己的血库,所以当产妇肖庆芳出现大出血时,才临时向株洲市血站申请血浆。当血浆送到时已经过去了40分钟,再加上血液配型检测又花去几十分钟,当11点40分血浆进入手术室时,产妇已经错过了输血的最佳时机。

当晚,三方协商不欢而散。临走时,株洲市政法委的领导要求博康医院在没有彻底解决问题之前,务必加强对刚出生婴儿的全方位照顾,第二天.株洲市卫生局会同区政府成立调查小组,负责调查和善后工作,博康医院也让所有医护人员放假休息,停止营业。

6月12日,株洲市卫生局专项调查小组的相关负责人,迅速对此事进行调查,调查小组认为:“博康医院各项行医证照齐全,但是抢救设施简陋,无血源,产科急救能力差,各种抢救措施未能及时到位,是导致这起医疗事故的首要原因。”[nextpage]

手术室医生为何集体出逃

10分钟过去,手术室门前的曾毅一家人仍不见护士出来通报病情。曾毅坐立不安,恰好在二楼走廊撞见何院长,何院长拍了拍他的肩膀:“情况不妙,你要作好心理准备。”“什么意思?你给我说清楚!”曾毅再也控制不住了,上前一把揪住何院长的衣领,很快两名保安闻讯赶来,拉开了两人。

2008年12月,肖庆芳在湘乡市妇幼保健院剖腹产生下一女。不料,2009年11月,肖庆芳竞发现自己又怀孕了。出院时,医生曾提醒他们两年内不宜怀孕。但因曾毅和肖庆芳都想再生个男孩,对这个不期而来的新生命,夫妻俩决定生下来。

很快,株洲市卫生局监政科的工作人员来到医院调查此次医疗事故;晚上10点,株洲市红十字会、市卫生局,市政法委先后派来了几名领导,要求死者家属、院方代表,三方在三楼办公室协商。在协商中,院方始终没有表态赔偿,没有道歉,只是反复表示他们已尽力抢救。谢院长说,产妇隐瞒了剖腹产后9个月就怀孕的事实,而在这种情况下怀孕、生产,造成子宫大出血危及生命的几率极高,肖庆芳的不幸与此不无关系。而且,在抢救产妇过程中.医院已为病人请来了省妇幼保健院和株洲市第一人民医院的两位妇产科专家,经过专家和本院共同抢救后,产妇肖庆芳还是不幸死亡,医院已尽到了自己的责任。

曾毅一听,焦急不已:“要是危险,就赶快转院吧!”“切掉子宫就没事了,快点缴费。”但曾毅还是担心这家医院实力不够,再次要求转院:“我们院长能处理好,无需担心,你要是强行转院,出了事我们可不负责!”话语间没有一丝商量的余地。曾毅有点害怕,只好打电话给同在株洲打工的小舅子筹钱:很快,小舅子带着1万7千多元现金也赶到医院。

曾毅松开手,立刻像发疯了一样,从二楼冲到三楼的手术室门前,上前使劲拍门,大声问情况怎么样了。可里面没有任何人回答他,而且手术室的门也不知何时被反锁了。悲伤,愤怒,绝望已经使他失去了理智。他再管不了那么多,一脚朝手术室的门踹去,没有踹开,他只知道心爱的妻子在里面,他要去救她,而这紧锁的大门激起了他无限愤怒。

由于他们租住的房子在荷塘区,所以之前的产检都是在附近的医院——荷塘区红十字会博康医院检查的。于是,到了2010年6月预产期来临时,曾毅夫妇不假思索地选择了博康医院。可谁也没料到手术室里竟会发生这样离奇的惨剧……

成都晚报8月10日报道 6月11日清晨,一对年轻夫妇步履缓慢,却满面喜色地走进了湖南省株洲市荷塘区红十字会博康医院。他们的宝宝快出生了。10点20分,妻子剖腹产产下一子后,开始大出血……可接到院方的病危通知书后,手术室内从此便杳无音信,直到15点50分,产妇的丈夫曾毅终于按捺不住,破门而入,可眼前的一幕让他惊呆了:空空如也的手术室里,医生护士全都不见了踪影,只留下赤身裸体的妻子躺在手术台上,手脚被绑,全身冰凉……曾毅顿时昏倒。

35万赔偿告慰逝者

2010年6月11日晨,孕妇肖庆芳在b超检查中被发现是“边缘性前置胎盘”,这是指部分胎盘的位置覆盖在宫颈口上,通常很可能会在分娩时发生大出血,所以“剖腹产”是目前医学公认的比较安全的措施。但当天,主刀医生谢院长可能因为经验不足,或者没有完全认识到这种病的风险性,所以并没有给产妇肖庆芳事先准备大量血源和凝血因子。

见情况危急,谢院长立刻给自己的丈夫——该院业务院长何院长打电话,让他立刻请省妇幼医院和株洲市第一人民医院的两位妇科专家前来救场,其次是让产妇家属在病危通知书上签字。两位专家火速赶来后,为了不惊动产妇家属,谢院长又让两位专家直接从手术室后门进入抢救。但不久,肖庆芳由失血性休克转为心脏衰竭,已没有挽救的希望。下午3点半,两位专家在何院长的陪同下又从后门离开。同时,谢院长和一位医助继续在手术室里,给已死亡的肖庆芳肚子上的刀口进行缝合与清理。而此时,曾毅从何院长处获知妻子病情危急的消息后,情绪激动开始砸门。曾毅愤怒的呼号和猛烈的踹门声,让正在手术室里缝合死者伤口的谢院长和医助感到恐惧。她们害怕死者家属进来殴打自己,竟忘了医生的基本职责,在没有给死者身体和血淋淋的手术台做任何清理的情况下,从手术室后门仓皇逃出……

但曾毅认为,他们一直守在手术室门前,根本没看见任何外院专家前来抢救;先前提出转院的要求也被拒绝,博康医院根本没有尽到医院救死扶伤的责任。而关于死者家属最强烈要求解释清楚的“手术室医生集体出逃”的事件真相,谢院长拒绝回答。

现年35岁的曾毅和妻子肖庆芳都是湖南湘乡市梅桥镇人。2000年,曾毅认识了小他一岁的肖庆芳,并于当年10月喜结连理。

曾毅再次拼尽力气猛踹一脚,手术室大门终于被踢开,曾毅一边悲切呼号着妻子的名字一边冲了进去,曾毅只知道自己在奋力奔跑着,思维已经有些模糊,他向前每一步的飞奔都变得那么漫长,而他穿越的已不是一道道手术室门,仿佛是一生一世……

根据调查结果,6月13日,由株洲市卫生局牵头,组织医患双方多次协商。6月15日,迫于压力,博康医院谢院长终于露面,可面对死者家属她仍威胁道:“你们再闹,一分钱你们也别想拿到。我们没有错。”临走时,她再次抛下一句冰冷的话:“最多5万,一分也没得多!”失去女儿的白发双亲,怎能扛起这如山的悲恸,老两口带着年幼的孙女找不到说理的地方,终日以泪洗面,他们等待着苍天开眼,给全家人以公平的待遇。

踢开第三道手术室大门,曾毅赫然发现:空空如也的手术室里,地上一片血色狼藉,医生护士全没了踪影,只留下赤身裸体的妻子肖庆芳躺在血淋淋的手术台上,只见她手脚被绑,腹部的刀口已经被缝好,上面还盖了一块纱布,有血迹渗出:氧气罩也还卡在妻子脸上,她的颈部还有一根未拔出的注射器针头,而心电图早已成一条直线,曾毅一下晕厥过去……[nextpage]

曾毅怒火中烧地再次冲进手术室查看,结果发现在手术室后面有一道门,沿着这道门走出去,是直通二楼的楼梯……曾毅顿时明白了!

揭开“白衣天使出逃”之谜

2010年6月11日早晨7点,在湖南省株洲市打工的青年曾毅,搀扶着妻子肖庆芳来到株洲市荷塘区红十字会博康医院待产8点,妇科专家谢院长给肖庆芳做了b超等产前检查,“胎位正常,但:‘边缘性前置胎盘’,要做剖腹产,赶快办理住院手续。”

剖腹产惨死手术台

很快,曾毅的亲属们获知消息赶来,他们汇聚在手术室门口义愤填膺地声讨,但一个小时过去了,没有任何院方领导对此作出解释。下午5点左右,株洲市电视台记者相继前来采访,曾毅这才向记者详细反映了当天“手术室医生集体蒸发”的情况,然而,当曾毅与记者走到第三道手术门时,曾毅透过玻璃望了望,这一望让他大惊不已:原本赤身裸体的妻子已被穿上了衣服!原本满地沾血的纱布、血淋淋的地板和手术台不知何时已被打扫得一干二净!而且桌上的病历和手术记录也全被卷走了!

医疗事故纠纷就此告一段落,但是在曾毅心中还有着一个仍旧解不开的谜:当天究竟在手术室里发生了什么?这个问题在之前院方和家属的多次调查协商中,主刀医生谢院长一直回避不答。

曾毅晕倒之后,医院派医助再次回来清理了现场。

6月17日,在最后一次协商中,双方达成最终协议:“红十字会博康医院一次性补偿患者35万元人民币,先行支付现金10万元整,余款25万于6月19日到账。”至此,这桩医疗事故的赔偿问题终于落下了帷幕。